yuztalk | 『喜剧之外:卓别林的多面人生』之讨论环节

2018-09-27 17:19 浏览:191 A+ | A-

6月9日,展览“查理·卓别林:卓眼视界”向公众开放首日,卓别林之子尤金·卓别林(Eugene Chaplin、爱丽舍博物馆馆长塔蒂扬娜·弗兰克(Tatyana Franck、博物馆/美术馆展陈设计师阿德里安·卡迪(Adrien Gardère、同济大学副教授电影学者汤惟杰以及余德耀美术馆执行董事余至柔共聚一堂,在分题演讲之后,嘉宾们展开讨论,呈现出卓别林的多面人生以及展览背后的故事。对谈由《三联生活周刊》副主编曾焱主持。


喜剧之外——卓别林的多面人生

对谈讨论环节


曾焱:作为热场话题,想请各位嘉宾都说一部自己最喜欢的卓别林电影。


尤金·卓别林:说实话,我说不出来,因为我喜欢他所有的电影。我会说最特别的应该是《城市之光》,音乐幽默,情节优美,是一部很好的电影。但真的,对我来说全看心情,当然《城市之光》是我最喜欢的电影之一。我也喜欢《马戏团》和早期的电影《发薪日》等。所以我很难选出最喜欢的。


塔蒂扬娜·弗兰克:我同意尤金说的,我喜欢哪一部依自己的心情而定,也因人而异。卓别林的每部电影都能触动我的心,每次看他的电影都有不同的感受。在我小时候,母亲希望我看经典的电影,卓别林的电影就是经典,所以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就看了他所有的电影。对我童年影响最大的是《寻子遇仙记》。也许《摩登时代》也是,尤其是当我听到卓别林在电影结尾用想象中的语言唱歌,他在创造一种我们都无法理解的普世语言。


阿德里安·卡迪:相反,我觉得语言在卓别林的电影中出现,可以说是非常惊人的。我们无法想象无声电影中怎么引入声音,而卓别林通过创造语言来引入声音,我觉得这点非常独特。因此,即使结尾有那种半意大利语、那不勒斯语的歌曲,我认为卓别林在《大独裁者》中表现独裁的方式和自创的语言,绝对不可思议;语言以及声音的引入和语言发明本身相得益彰,所以我非常喜欢《大独裁者》。我喜欢创造语言,这就是我为什么喜欢卓别林这部电影的原因。


查理·卓别林扮演阿德诺伊·希格尔,《大独裁者》(联美公司),1939-1940年,yuztalk | 『喜剧之外:卓别林的多面人生』之讨论环节,卓别林,yuztalk,喜剧,之外,多面人生,电影,尤金,爱丽舍博物馆,曾焱,摄影师

查理·卓别林扮演阿德诺伊·希格尔,《大独裁者》(联美公司),1939-1940年

© Roy Export SAS/洛桑爱丽舍博物馆惠允,博洛尼亚电影资料馆惠允扫描


汤惟杰:卓别林作为一个在默片和有声片的时代都获得喜爱的电影人,只选一部喜欢的影片对他来说是残酷的。大学时,我比较喜欢刚进入有声片时代的电影比如《凡尔杜先生》。最近我比较喜欢他早期以动作见长的无声电影,纯粹带给人快乐,当然这种快乐背后是有政治意义的,这是很厉害的。他的动作只要和日常生活中的动作差一点点就能让人发笑,这是很厉害的。


余至柔:我第一次完整看卓别林的电影,是在中学时看的《大独裁者》。我记得,因为当时在学第二次世界大战、希特勒,所以我看到那部片子时感触非常深。如果大家看过那部电影的话,就知道卓别林在电影里扮演两个角色,刚开始没有人发觉到这一点,其实两个角色是有好有坏的。先有一个类似希特勒的角色在演讲,而另一个角色的演讲则是关于如何去帮助及关爱别人的,有一种巨大的反差。后来我和家人也看了他的很多作品,这次展览也看了不少片段,感觉每一部电影都有不同的、新的概念,每一次重看都会有不一样的感觉,所以我也没办法选择哪一个是最喜欢的。

 

曾焱:卓别林晚年在瑞士的时候不再是孤独的人,非常快乐。想问尤金,您的母亲是尤金·奥涅尔的女儿乌娜,她对您父亲的影响很大吗?您觉得父亲最后是很快乐的吗?

 

尤金:我觉得他是快乐的,毕竟在经历了美国的重重困难、仇恨和人们的反对之后,他来到瑞士。或许,这也是离开的最好时机。


yuztalk | 『喜剧之外:卓别林的多面人生』之讨论环节,卓别林,yuztalk,喜剧,之外,多面人生,电影,尤金,爱丽舍博物馆,曾焱,摄影师

《马戏团》(联美公司),1926-1927年

© Roy Export SAS/洛桑爱丽舍博物馆惠允,博洛尼亚电影资料馆惠允扫描


他总试着忘记生活中负面的东西。举个例子,拍摄《马戏团》时,几乎每分钟都有欢笑,但他在自传中甚至都没有提及。拍这部电影是因为当时他经历了离婚,工作室又着了火,所以他当时非常忧郁。60年代,他在电影中加入了音乐后也非常喜欢这部电影。他总是把问题抛到身后。当他离开美国的时候,也希望能把烦恼都抛开。我父母相遇时,我母亲才十八岁,而我父亲已经五十四岁了。他们年龄相差很大,但这并未阻隔他们。我总看见我的父母牵着手,这给了我们安全感。后来我有了女朋友,就想:太好了,我们也会像我的父母一样。而当我第一次争吵时,就震惊了,因为我觉得这是电影里才有的。所以,我的生活的确与常人不同,因为争吵通常就发生在普通的生活中。

 

曾焱:因为很多关于默片和有声电影过渡阶段的文章都说到,卓别林当时是非常反对有声电影出现的代表人,但是后来他也拍了有声电影。我想问尤金有没有听卓别林谈论过这些,后来他是否改变了对有声片的看法?

 

尤金:他并没有特别讨论有声电影,但我觉得,他的回应就是《城市之光》。大家都说“他现在完了”,因为有声电影的出现,默片难以为继。我想这对他来说,确实是个挑战,他想向世界证明只有音乐和声音而没有对话的电影也是可以生存下来的,所以他拍了《城市之光》。我想这个挑战也成为他第一次自己作曲的原因。


对谈现场,yuztalk | 『喜剧之外:卓别林的多面人生』之讨论环节,卓别林,yuztalk,喜剧,之外,多面人生,电影,尤金,爱丽舍博物馆,曾焱,摄影师

对谈现场


曾焱:看了爱丽舍博物馆的资料,我发现除了有毕加索、卓别林等著名人物的影像展,也有当代艺术领域的摄影展,能不能介绍一下爱丽舍博物馆的定位以及在影像收藏方面的准则?

 

塔蒂扬娜:爱丽舍博物馆是欧洲最重要的摄影博物馆之一。我们总体来说是一个摄影博物馆,我们的目标是展示从19世纪中叶摄影刚刚萌芽初创直到当代的摄影多样性。我们与全球其他摄影博物馆不同的地方,在于我们有非常多样化的藏品。我们拥有一百多万件非常重要的收藏,包括二十万件剪报,八十万张底片,两万多本影集,这是巨大的收藏。我们以管理摄影师的全部摄影档案闻名,比如查理·卓别林的档案。我们总共有二十四位摄影师的档案,比如勒内·布里、尼古拉·布维耶、萨宾·韦斯。对我们策展人来说,通过底片去理解摄影师或者艺术家是如何工作的,这十分重要,也很珍贵。我们不只是储存的地方,也是博物馆,在全世界策划展览。这次卓别林展也是一个巡展,上海是第一站,后面还想去其他地方做巡展。每年,我们有大约十二个展览,在美洲、亚洲、欧洲还有非洲巡回展出。我们也帮助摄影师去提升他们的职业生涯,我们设立了一个摄影奖,每两年举办一次,让非常年轻的新兴摄影师做首次展出,并陪伴他们去全世界做展览。所以我们的使命是帮助摄影师,并追随摄影师的发展,从他们职业生涯的开端直到他们成名。


感谢余德耀先生的支持,他在处理美术馆事务、推进美术馆发展上做得太棒了。这也离不开那些私人捐助和信任我们的人给予的支持。2021年,我们将在洛桑开一家新的摄影博物馆,十分欢迎大家可以来洛桑发掘我们的收藏珍宝。我们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展示我们的藏品和举办大型展览的地方。

 

曾焱:余德耀美术馆主要呈现当代艺术,这次做著名人物的影像展,和以前的展览有所不同,想问问这个展览是在怎么样的契机下发生的?


yuztalk | 『喜剧之外:卓别林的多面人生』之讨论环节,卓别林,yuztalk,喜剧,之外,多面人生,电影,尤金,爱丽舍博物馆,曾焱,摄影师2015年爱丽舍博物馆卓别林摄影档案策展人卡罗勒·桑德兰女士与余德耀美术馆的创始人余德耀先生

 

余至柔:创始人余德耀先生受邀去爱丽舍博物馆,看到卓别林一生的档案之后很震惊,就想把这种震撼和感动带回来。余德耀美术馆将推动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促进中西方文化的交流视为己任。但其实当代艺术尚没有完善的定义,我们会展出贾科梅蒂、卓别林这样的艺术家是因为他们在那个年代是很有前卫性的,他们的思想是非常有当代性的。我们也会从另一面去表现这种当代性,从当时的年代直到现在,都有很多艺术家受卓别林的启发,所以我们展览的最后一个部分呈现了一些当代艺术作品。我们以这种方式连接,告诉大家卓别林的影响力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这个展览与爱丽舍博物馆合作,很有趣的地方在于,展览从卓别林的视角出发,以卓别林看到的世界和感受为出发点来策展。展览中还有一部分展示卓别林来访中国的资料,希望让观众了解,其实卓别林和中国之间渊源已久。

 

曾焱:展览最后一部分呈现了当代艺术家对卓别林的致敬,选择哪些艺术家、哪些作品时是怎么考虑的?寻找到了什么样的连接点?

 

塔蒂扬娜:我们想要展示卓别林是如何影响当时的艺术家以及他的同行们。因此我们在展览中特别关注了具有先锋性的艺术家。卓别林被认为是现代性的标志,影响了俄罗斯、德国和法国的许多前卫艺术家。我们在欧洲、美国寻找了许多重要的艺术作品,包括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泰特美术馆还有苏黎世美术馆,来展示卓别林对当时的先锋艺术家有多么重要的影响。展览中可以看到马克·夏加尔、欧文·布鲁门菲尔德的作品。欧文·布鲁门菲尔德认为卓别林就是一个英雄。这次,我们不仅展出了他家人收藏的拼贴、摄影蒙太奇作品,也展现了布鲁门菲尔德最早介入荷兰达达运动以及当时达达卓别林运动的作品。大家可以真正看到卓别林在20世纪有多重要。我们在展览最后一个部分“惠泽当代”,也告诉观众他是如何继续启发当代的艺术家们。


达达拼贴(查理·卓别林),1921年,yuztalk | 『喜剧之外:卓别林的多面人生』之讨论环节,卓别林,yuztalk,喜剧,之外,多面人生,电影,尤金,爱丽舍博物馆,曾焱,摄影师欧文·布卢门菲尔德

达达拼贴(查理·卓别林),1921年

水粉颜料 

私人收藏


我们与余德耀美术馆合作,来寻找受到卓别林影响的中国艺术家,比如周铁海的作品,他把著名的骆驼形象和电影《摩登时代》的场景结合。爱丽舍博物馆还在三年前发现了年轻的摄影艺术家刘思麟,她把自己放进了《舞台生涯》的著名场景中。正如尤金所说,这些都表明了在卓别林去世三十年后的今天,他依然活着。感谢卓别林极具现代性,我们真的希望这个展览可以继续激励年轻的、新兴的艺术家。


周铁海,yuztalk | 『喜剧之外:卓别林的多面人生』之讨论环节,卓别林,yuztalk,喜剧,之外,多面人生,电影,尤金,爱丽舍博物馆,曾焱,摄影师

周铁海

摩登时代-5,2008年

布面丙烯 

艺术家惠允


曾焱:有一种艺术家,是艺术家中的艺术家,会成为艺术家致敬的对象、汲取养分的对象。在卓别林以前,电影还未被承认为一门艺术,被知识分子认为是娱乐工具,而卓别林是例外,在知识分子中认可度非常高。想问问卓别林为什么能成为超越他这个领域的艺术家?和那个时代有没有关系?

 

汤惟杰:卓别林在100年前接触到电影技术。德国学者本雅明说过,从19世纪的照相、电影出现以后,这样的技术对以往熟悉的艺术有很大的颠覆作用。卓别林是20世纪的艺术家,他面临的环境与以往的艺术家有很大的差别,比如他需要与机器打交道,要和资本打交道,要和很多人一起工作,不再像以往的画家一样可以拿一支画笔去郊外写生。很多无声时代有名的电影人在电影从无声走向有声的过程中逐渐销声匿迹,从电影《大艺术家》中可以看到。但是,卓别林确实是少有的同时在默片和有声电影时代都获得了很高的成就。我们常说起他在政治、文化上的光环,但我觉得他在细小的地方、微观的层面为电影做出了重要贡献,比如,他早期电影中对细微的面部表情、身体姿势、位置的把握,与日常生活的动作只有细小的差别,但观众的笑声就从这里而来。个体在笑声中释放了很多东西,同时也反思到自己的生活。

 

尤金:我有两方面可以说。首先我听过一个采访,曾说道,不是你选择了小丑,而是小丑选择了你。我觉得我父亲出生之后,小丑找到了他,因为他就是这样工作、生活的。第二,历史上不断有作者在写关于人的问题,像莎士比亚写不可能的爱、像莫里哀等等。我父亲来到美国以后,使用电影这种新媒介来撰写爱情、贫富差距和尊严这些无法被解决的永恒的问题。所以人们可以在他的电影中重新认识到自己。

 

阿德里安:对于卓别林、毕加索以及二十世纪其他伟大的艺术家,你不一定了解他们的作品,但他们的作品完全是世界性的。也许很多没看过卓比林电影的人并不熟悉他电影中的人物,但绝对认得出卓别林。所以我说“流浪汉”这个形象或卓别林是一种集体性的想象。比如斯坦利·库布里克的电影《2001太空漫游》为大家建立了对于太空和科幻的共同想象,那些没看过电影的人也会对一些图像产生共鸣。在美国文化中早有流浪汉和穷人的形象,但是今天,对于世界上的任何人来说,“流浪汉”就是查理·卓别林。我想这就是他带来的非凡影响。他深入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心中,这就是他拥有如此文化影响的原因吧。

 

尤金:这也是为何我说,每个人身上都有卓别林。


往期对谈回顾:

yuztalk| 尤金·卓别林:作为父亲和公众形象的卓别林

yuztalk | 塔蒂扬娜·弗兰克:爱丽舍博物馆之永恒的卓别林摄影遗产

yuztalk | 汤惟杰:卓别林在上海——以1915-1922年早期电影历史为线索

yuztalk | 阿德里安·卡迪:空间翻译

阅读原文

*以上内容由所属艺客发布或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网站不承担相应版权归属责任,如有侵权可联系网站申诉或删除

发表评论
博文分类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